“我张天逸曾经发誓,有一日必定造访峨嵋,将斩成碎片!”

“我曾经发誓,只要我不死,必定灭!”

“今日不是死,就是我亡!”

面对这一剑,张天逸的眼中,却是闪烁出了前所未有的耀目光芒。

仰天长啸之中,他的体内,一股无法形容的战意,疯狂崛起,直冲霄汉,搅动云霄!

嘭嘭嘭!

一股无法形容的气势,在那三百米巨大的剑芒上,疯狂暴涨,疯狂闪耀!

沉重的威压如同天地崩塌,整个广场都开始隆隆的颤抖,出现了动荡。

惊天动地的爆音,在所有人都耳边,不断的轰鸣炸裂。

不要说修为在宗师或者神师的人了,就算是张朝栋这样的造化境高手,都忍不住的神色颤抖,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修为,在不断的萎缩!

无法形容的气势,此刻再度暴涨,地面不断的崩溃碎裂还有塌陷,沉重的压力,已经以他为中心,扩散到了方圆十公里的范围之内,甚至连同青凰山,都在这重重的压力之下,出现了动荡。

“竟然还妄想破掉我峨嵋法剑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!”

90后清纯美女素颜校花 阳光下轻柔动人

“我告诉张天逸,当日峨嵋法剑没有杀了,并非是如何强大,而是因为当日的峨嵋法剑,只不过是我峨嵋一名长老,随意驱动而已!”

“今日法剑,由我亲自驱动,威力胜过之前那一剑,何止十倍百倍,必死!”

大长老冷笑说道,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他也没有任何顾忌了。

总而言之,他必须要将张天逸灭掉,否则,峨嵋以后,将会永无宁日。

因为出了第一个张天逸,就会出现第二个!

而且张天逸既然可以来第一次,就同样可以来第二次!

法剑剑芒,在天际之中,急速呼啸,就算是火箭升空,只怕也是无法相提并论,整个天空,都在和恐怖的威压的震慑下,不断的颤抖,所有人的都砰砰响动,仿佛有一座山,正压在自己的身上。

所有神师以下的存在,已经被直接压趴在了地上。

他们心中,已经惊恐到了极点,即便是造化境的高手,也是目光呆滞,这样的力量,已经是天地之力,根本不是人类能够抵挡的存在。

所有人的心脏都在颤抖,在这种威压之下,他们感受到,若非是这法剑的力量,针对的是张天逸,他们一定已经被碾压成为了碎末!他们更加无法想象的是,张天逸在这样的压力之下,到底是如何坚持的!

“我命由我不由天,曾经有无数的人想要杀了我,但他们没有人能够做到!”

“今日,峨嵋也妄想!”

“区区法剑,杀不了我张天逸!”

张天逸此刻承受的压力,最为恐怖,整个法剑,大半的力量,都倾注在他的身上。

这股力量,比之当初第一次面对的法剑,的确是要强出无数倍。

此时此刻,他感觉到,自己的每一个细胞,都仿佛在被狠狠的碾压,仅仅是瞬间,就有无数的毛细血光,直接崩溃!

他的脸色,瞬间一片潮红!

身更是有砰砰声响,不断发出,不断爆发的威压,正在不断的碾压他的身体,要将他撕碎,将他碾压成为肉饼!

噗!

他一张口,一口浓稠的鲜血,直接喷出!

而且他的眼中,双耳之中,还有鼻孔之中,都有鲜血流出,整个人看起来,凄惨到了极点,仿佛在经受着地狱一般的折磨!

呲呲呲!

随着压力的再次递增,他身的皮肤上,也不断有血珠渗出,让他的衣服,很快就被浸透成为了血色!

“太恐怖了,太恐怖了!这才是峨嵋的终极力量,我看即便是核弹,也没有这样的威力吧!”

“要是峨嵋早把这东西拿出来,张天逸岂不是早就死了,何须闹到现在!”

“知道个屁,以为这法剑是随便凝聚出来的?这可是峨嵋的大阵之力,是护卫峨嵋的底牌,这一剑之后,只怕是十年之内,都不可能再次展开了!”

“不错,威力固然巨大,但代价也同样巨大,不到万不得已,峨嵋绝对是不会施展的,即便是作为震慑,用千分之一的威力就足够了。上次那一剑,本身就已经是破例了!”

“张天逸竟然可以逼得峨嵋力施展法剑,就算是死了,也足以自傲了!”

此刻还能站着的人,已经是高手之中的高手,见闻也自然非凡。

他们倒是没有怎么奚落张天逸,毕竟能够做到这种地步,与他们相比,已经是天差地别了。

“可惜可惜,如此高手,若是没有与峨嵋对抗,他日,必定会叱咤整个地球的!”

这些人,更多的是惋惜。

张天逸虽然狂妄,但若是细细想来,真正的过错,并不在张天逸。

曾几何时,他们也想要对抗峨嵋这样的强悍存在,只不过他们没有实力,更加没有这个胆量而已!

他们也想这么做,只不过做不到而已!

此时此刻,他们除了同情之外,更有羡慕!更有嫉妒!

能够做到如此壮举,死了也甘心!

而这些话落在峨嵋门人耳中之后,却是让他们一个个脸上,都露出了傲然之色。

从古到今,想要挑战峨嵋的人,并非少数,但最终,都会被峨嵋强悍的实力,强势镇压!

张天逸竟然虽然做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,但最终的结果,依旧没有两样!

峨嵋,永远都是东方最耀目的神都!

“看到了吧?感受到了吧?”

这个时候,大长老也再次开口了。

“张天逸,的确可以让峨嵋丢脸,也的确可以嚣张跋扈,更可以与峨嵋两败俱伤,现在更是一战成名,成为了华夏名副其实的第一高手。”

“但那又能如何呢?”

“这一剑过后,就会去九幽地府,这里的一切都和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关联,这么装逼,有有什么用?”

“装逼都把自己装死了,自己再牛逼又有什么用?

“原本就这么离开,就可以从此称霸华夏的,但现在,活着的英雄不做,非要做死了的天才,有意思吗?”

“原本我不想动用峨嵋法剑,因为这样的力量,用在一个人身上,根本就是浪费,但既然不知死活的非要与峨嵋撕破脸,那就请,享受一下峨嵋的绝世怒火吧!”

“从今日起,华夏,再无张天逸!”

大长老沉声说道,语气冰冷,带着决然,更带着一股,无法形容的疯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