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啥玩意儿?处上了?!”王婷婷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处上了是什么意思,一把将锦绣脸上刚贴上去的面膜给揭了下来。

锦绣点点头:“对,处上了,他都跟部队打了恋爱报告了。”

王婷婷惊得眼都圆了:“我去,张锦绣,你这也太速度了吧?!这才几天呀?你们俩就处上了。”

锦绣特别不好意思的拍了拍湿哒哒的脸:“你不是总劝我要放下过去,要想开吗?我仔细一琢磨,觉得你的话特别有道理,所以我就接受他了。”

“呃……虽然我是那样劝你没错,可你也太突然了吧。你真的不需要再慎重的考虑考虑吗?万一顾年华他有什么不好的习性怎么办?比如打爱打女人,酗酒什么的。”

锦绣停下拍脸的动作:“如果他真的是那样的人,那我跟他分手呗。”

王婷婷不可思议地瞪着她:“我真怀疑你还是不是真的张锦绣了?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。你不是说了,在你们那儿,谈恋爱对姑娘家的名声不好吗?你这恋爱失败,以后还怎么嫁人呀?”

“如果真那样了,你觉得我还会想再嫁人吗?这一次若不是对象是他,我怎么可能会同意?如果连他都是那样的人,只能说明我天生跟婚姻无缘。”

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

锦绣点点头:“有,我能答应跟他处,就已经用尽了我所有的勇气。”

王婷婷拍拍她的肩:“安啦,那顾年华我虽然没见过,但看他对你那么执着,也绝不会像坏人。我刚刚就是那么顺嘴一说,你别多想。好好享受恋爱的滋味吧。来,跟我说说,你跟顾年华进行到哪一步了?”

锦绣:……

橙黄色下的娇小诱人

付家,付老夫人带着付晨曦离开以后,整个家都清净了。

付长生自打昨天跟林书慧吵了一架以后,便一晚上没回来。林书慧也不敢打电话去问他,怕再被骂。

付甜一大早就上学去了,留下林书慧一个人在家。心里实在是烦闷得很,她便决定出门去转转,随带想想怎么解决这件事。

让她去跟那乡下丫头道歉,她是一百个不乐意的。她还真是小瞧了那乡下丫头,没想到竟然攀上了顾家那棵大树。

早就说那丫头不是个省油的灯,家里人还不信。怎么样?让她给说着了吧。那丫头不过是顾家请来照看顾年华的,没想到竟然就跟那顾年华勾搭上了。要说那丫头没用手段,打死她都不信。

这么一想,她心里的憋闷感倒去了两分。

刚出门迎头就撞上几个聚在一起聊天的女人,都是这院里住着的家属,平日里跟她的关系还算不错。

“哟,大家都在晒太阳呢。”

几人回头一见是她,笑着说到:“可有些日子没见着你了,都在忙什么呢?”

“还能忙啥,自然是一家老小的事。”林书慧笑着回到。

“听你家前段时间天天不消停,出啥事了?”

林书慧脸微微一僵:“没啥,小曦那丫头吵着不想上学,说是学校老师不喜欢她。这不,昨天她爸让人把她给转到别的学校去了,离家有点远,就让她奶奶跟着去照顾了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那啥,我还有点事,你们先聊着。”一个女人扔下这话便率先离开。

“唉哟,你看看我这记性,锅上还炖着汤呢,我先走了。”又一个女人走了。

接着,原本聚在一起聊天的几个女人,都找了各种理由,没两下就散了个干净。

林书慧嘟嚷一声:“真没劲。”

再往前走,总觉得有人在远远地指着她在说些什么,见她走近了,又立刻散了。林书慧脸拉得老长,她自从搬进这大院里来,哪家女人见着她不是客客气气的,从来没像今天这样避着她过。

一肚子火气跑出机关大院,便被几名男女给堵了路。

“你好,请问你是付市长的爱人吗?”

林书慧看着这几人,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“付夫人你好,我是省报的记者。”

“我是A市日报的记者。”

“我是解放军报的记者。”

林书慧再没脑子也反应过来了,这几名记者肯定是为她打顾年华的事来的。赶紧“蹬蹬蹬”地往后猛退几步。

“付夫人,可以请问你几个问题吗?关于前两天公园里一起高官家属殴打军人的新闻,据说那名家属就是你,请问是真的吗?”

“我什么也不知道,你们找错人了。”扔下这一句,林书慧便低着头赶紧往大院里冲。

这里是机关家属院,记者没有人带,根本进不去。

林书慧进了院子,心烦意乱的往家走,一边不停地小声咒骂着。张锦绣这个小贱人真是好手段,竟然让顾家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报复她!想逼她道歉,门儿都没有!

付长生一整夜都宿在办公室里,一整夜都在后悔自己当年的懦弱,娶了这么个拎不清的女人,害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一生,也害得自己的亲生女儿受尽磨难。如今又因为这个女人惹出来一堆麻烦。

林书慧打顾年华这事,明显是顾年华想要给付家一个教训。这件事,往小了说,两个女人之间的一点小纠纷。往大了说,殴打现役军人,破坏军人团结。搞不好军部都得来人讨公道。

现在顾年华把这件事一登报,显然是想要让付家下不来台。不管他怎么处理这件事,付家这个人都是丢定了!

一早起来,就亲自己动笔写了封情深切的检讨书。

检讨书的内容大概就是检讨自己不该只顾着忙于工作,忽略了家庭管理,让家属做出殴打军人的事情来。破坏了军民感情,伤了解放军同志及其家属的利益。郑重的身民众道歉,并表示会亲自带着家属去向被打的军人及其家属赔礼道歉,争取取得他们的原谅。

检讨书一写好,付长生便让秘书发到报社去了。

秘书一走,付长生又忍不住怨起锦绣来,这丫头真是太不懂事了!就算不知道他就是她的父亲,可就以他平日里对她的关心和照顾,以小曦对她的依赖和喜欢,她也不能这样任由顾年华胡作非为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