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云笙站在院子里,看着这幢房子,风景很好,有一种原生态的感觉。

院子后面还种了一些蔬菜。

夏云笙站在一棵大树下,倚着树干,隔着窗户可以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程延之。

他说要下厨,她以为只是随便说说,结果回来之后他还真的就钻进了厨房里。

“阿笙。”程延之突然拉开窗户,对她说,“帮我摘两个番茄过来。”

夏云笙在园子里找了找,还真的在院子里找到两个熟透的西红柿。

她走到窗前,把西红柿递给他,“呐。”

他站在厨房里,看着从窗口伸进来的一只手臂,白色衬衫的袖子被她挽在手肘处,她的手臂在男人面前显得很细……

而她整个人,却连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。

他扬了扬嘴角,伸手从她手里把番茄拿过来,放到了一旁的水池里。

夏云笙正准备走掉,程延之说:“你进来帮我一下。”

“你不能让别人做?”

清新甜美女孩逆光的媚

“我看你好像挺闲的,不是正好可以帮你打发时间?”程母正在逗弄孩子,程父还没有回来。

夏云笙看了他一眼,程延之确实挺忙的,做饭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他一个人做,的确很累。

夏云笙走进客厅,又从客厅里转到厨房,过来帮他洗菜,切菜。

自从怀孕生孩子之后,到现在,她就没怎么再进过厨房,都是指使别人。

现在亲自动手,还有些不习惯。

夏云笙把一旁的小葱剥干净,准备帮他切细……

程延之在一旁认真地煮着烫,一个十足的家庭煮夫。

对他来说这可能是他近来最幸福的一天,因为夏云笙就在他的身边。

他扬了扬嘴角……

突然听到身边的女人啊了一声。

他看向她,“怎么了?”

发现她不小心割了手。

“没事吧?”程延之紧张地捉住她的手。

切个葱而已,她到底是有多不认真,才会把手切到?

夏云笙还没有回答,看到他把自己流血的手放到了口中。

受伤的手指被他含在嘴里,热热的,她看着他,忍不住发愣……

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了上来。

程延之帮她把伤口弄好,还贴了个创可贴,“算了,你别弄了,免得又受伤了,我来吧!你站在旁边看着就好。”

“反正你都不用我帮忙,让我在这里做什么?”她觉得自己反正会碍着他。

程延之说:“因为我想你在我身边。”

“……”

程延之现在住的房子不算大,卧室就两个。

程母占了一个,夏云笙只能在程延之的房间里睡。

这是她最郁闷的事情。

她已经很久没有跟这个男人睡一张床了。

淘气在床上睡着。程延之抱着调皮从外面走进来,看着刚刚洗完澡的夏云笙,“淘气睡着了?”

“嗯。”

程延之把调皮放在淘气身边,对夏云笙道:“你先睡吧,我去冲个澡。”

说完,他就进了浴室。

夏云笙累了一天,脱了鞋子到了床上,靠着枕头,闭上了眼睛。

南方的天气湿意比较重,到了晚上,会比较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