褚玉东看这情形,已经证明了一切、

这个陆瑶,就是老安的学生,还是他招来的实习生。

要是让老安知道刚刚在宿舍里发生的事情,老安那护犊子的性格,肯定要跳起来和他理论。

原想着就这样嘻嘻哈哈过去,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可他忘了,安学彦这个人,不是真的只对医学感兴趣,他还是一个很聪明的人。

想要瞒过他,不太可能。

“教授,病人等着急了。”

陆瑶在一边好心的提醒他。

随后朝褚玉东和汪长水笑了笑,递给他们一个安心的眼神。

安学彦见病人越来越多了,也就把心里的疑问暂时搁在一边,先给病人看病。

“老褚,下班之后我去找你。”

瑶瑶不是一个喜欢在别人交谈的时候插嘴的人,褚玉东和汪长水显然是和瑶瑶一前一后进来的,看来是和瑶瑶有关系。

褚玉东干笑两声,“好好好,我在办公室等你。”

马尾少女牛仔短裤更显活力休闲写真

老安要是知道他欺负了他的学生,他那暴脾气能把他的办公室给掀了。

褚玉东转身走了。

被身后的汪长水叫住。

“院长,咱们得看看是什么情况啊,就这么走了?”

若是刚刚那女孩子不是安医生叫来实习的呢?

是他的学生不假,但也不一定就是来实习的吧。

褚玉东瞪了他一眼。

“要不你去,我可不敢自讨没趣。”

汪长水是副院长,但是和他不同的是,他和安学彦没什么交情,他和安学彦那可是多年的同学兼好友,又一起工作了这么多年,那感情可是十分深厚的。

可不能因为一个莫须有的事情,影响了两个人多年的感情。

褚玉东大步离开了,汪长水还是忍不住回去看了看,发现安医生在说,陆瑶在记。

顿时倒吸口气。

好吧,他还是不要继续看了。

病人都走了之后,安学彦一边整理病例一边问道。

“瑶瑶,院长和副院长是不是跟随你一起来的?”

陆瑶也过来帮他一起整理,被安学彦制止了。

“你坐那歇会儿,你才来一天,气色和前天大不一样,不能再老累了。”

陆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。

她感觉自己在添乱,除了给教授写点处方单以外,什么都不能做。

“瑶瑶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。”

陆瑶回过神来,哦了一声。

“教授,我被举报了。”

安学彦抬头,拧眉想了想,“举报你什么了?怀孕了还来实习?”

这个医院没有说不行吧?

再说了,他找实习生,医院一直都是不过问的。

“我初来帝都时,和我们大院里的一个女孩子起了冲突,她知道我是大一的学生,您应该也是认识她的,叫孟晴玉,今天在宿舍里看到我了,就举报我了,院长去我们宿舍问了下情况,院长还把孟晴玉给训斥了一顿,并没有为难我。”

她看出安教授和院长的关系不错,不能因为她让两人有了隔阂,再者,她说的都是实话,院长是向着她的。

“孟晴玉。”

安学彦默默念了一遍。

这个学生,他还真的认识。

他也算是教过这个学生一年的课程。

他带的学生多,除了临床专业成绩比较出色的几个学生他能叫上姓名之外,其他的他还真不知道,更别说是护士专业的了,他一般都是不知道的。

不过这个孟晴玉是因为她总是出现在大家口中,大家对她的口评不怎么好,他每到大办公室都会听到那些老师说她又惹事了怎么怎么样,又因为是家里父亲有人脉,老师也就是睁只眼闭只眼。

不是他的学生,他自然是不关心的,他只关心医学事业。

如今,这个孟晴玉竟然欺负他学生头上了是吗?

“老褚没有为难你?”

安学彦抬眼看她。

“没有!”陆瑶回答的坚定,“院长还当着大家的面,把孟晴玉给训斥了一顿。”

安学彦脸色这才好一点。

“还算他有点眼力劲儿。”

陆瑶一怔,随后噗嗤笑出声。

“教授,您和院长关系肯定不错,嘿嘿~”

安学彦倒是没有隐瞒,“我们是大学同学,也算是一起工作了很多年了,感情自然和别人不一样。”

这医院的年龄,就是他们来这所医院的时间。

陆瑶放心了。

“教授,我要搬回家住了,一会儿我就不和您一起去找院长了。”

“你不用去,我们兄弟俩的事,我去和他说,竟然敢欺负我的学生,我得让他知道知道,他该和谁亲!”

陆瑶又是笑。

没想到安教授还是一个很可爱的人,平时研究医学可都是严谨到一丝不苟的。

她实在是想象不到两个六十多岁的老人,争论谁和谁亲近的话题。

“那行,”陆瑶忍住笑意,“我就回去了。”

见没人来看病了,也到了五点半,安学彦让陆瑶回家休息,他去找院长。

**

褚玉东在办公室等了一下午,也担心了一下午,还不知道这老头子等会儿要怎么和他闹呢。

终于,等到安学彦过来了。

“老褚,你怎么回事,欺负我的学生,我招谁来跟着我实习,你可是从来都不过问的,”安学彦也不客气,拉开褚玉东对面的凳子就坐下来,一只脚撬上去,搭在办公桌桌面上,端起桌上的茶水,喝了一口,动作粗鲁,和在科研室里的严肃形象完全不符,喝完水又去看褚玉东,“这次是怎么了,还举报我的学生,你要是不想让我在这干了,你就直说,我安学彦也不是没地方去!”

褚玉东嘴角直抽抽。

“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话!你上课的时候也是这样?”

“人不同,我的态度自然不同,我的学生都是可爱的。”

褚玉东闭了闭眼,就是说他不可爱呗。

“你也别和我发脾气了,”老安要是想走的,早就走了,还用等到现在,这会儿不过是想让他给他的学生主持公道罢了,“你的学生也应该和你说了吧,这是一个新来的小护士不懂事,她也是帝都大学的,应该是和你学生认识,就给举报了。”

“你也是的,你招谁来实习,我一点意见都没有,我也相信你不会乱来,但对方是个大一的学生,你好歹也和我说一声是不是?”

他要是早知道,也不会被孟晴玉拉着去了。

“你还怪我?”

安学彦暴脾气一上来,指着褚玉东的鼻子。

褚玉东闭了闭眼,想他堂堂一院之长,被属下指着鼻子,说出去都没人信。

“你先冷静下来。”

安学彦把脚放下来,“给我一个说法,我安学彦的学生,决不能受委屈。”

说法肯定是要给的。

“我已经联系护士长了,扣除孟晴玉两个月的工资,再向陆瑶道歉。”

安学彦没言语,显然是对这个解决方式不满意。

“老安,你也得为我考虑不是,这么大一个医院,我管理起来也不容易,孟晴玉她是有错,但是她举报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我们不能因为这个就把人给开除了是吧?”

安学彦眉眼动了动。

“孟晴玉她这顶多算是造谣,若是惩罚的太重,传出去也不好啊。”

安学彦依旧不说话,但是态度明显松动了。

“老褚,这个孟晴玉同志,我是知道的,在帝都大学医学院也很明,当然了,不是因为能力出的名,而是因为嚣张跋扈到处找事出的名。”

这个褚玉东是知道的。

只不过他也有难处啊。

“你要是觉得她留在医院里没问题,那你就留着吧,反正院长也不是我。”

“我倒希望你来当这个院长。”

这人情社会真的是难啊。

“你想得美。”

安学彦啐了他一脸。

“还有,这事我确实是不对,让瑶瑶过来实习,我应该和你说一声的。”

褚玉东摆摆手,“你好好说话,别突然温柔,我有点受不住。”

安学彦无语。

“行了,我知道,能让你老安拉进来的实习生,那必定不是一般人。”

“确实不是一般人,”安学彦正经起来,“老褚,我让她过来,也是为了以后能留住她,不然,她要是去了二院三院实习,对那里有了感情,毕业以后留在那,那咱们一院以后在帝都可能称作医院里的老大了。”

褚玉东一惊。

这么严重。

她只是一个大一学生啊。

“这,你说的是真的?”

“还记得上次我给你的药吗?那枚中药丸。”

褚玉东踢开椅子站起来。

“当然记得!”

是关于麻醉的药,当时他还夸了安学彦,说他医术越来越好了,制出来的药也越来越好,麻醉药一般都有很大的副作用,但是上次他拿来的,刺激性,小了一点。

别看只是一点点,这就是很大的进步啊。

现在安学彦在这个场合说出来,他要表达什么?

“我想你现在去看署名的话就会看到,其中有个名字,叫陆瑶。”

新一批麻醉药是由两个教授和一个学生参与完成的,可是大家只看到了安学彦,自动忽略了另外两个人。

“她,她这么厉害的啊?”

“我的学生,我自然是要了解一下的,特别是我看中的学生,瑶瑶她认了一个爷爷,是个老中医,医术很不错,我还特意去了那家医馆,那位老先生,医术很好,瑶瑶应该是和他学的。”

褚玉东惊讶的说不出来话了。

这还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。

“这样的学生,是该早点笼络过来。”

安学彦站起来,“我可以毫无夸张的说,现在让她坐诊,她都是没问题的,我们不能看她是大几的,有些人大学四年,实习了好几年还是不能坐诊,可有些人,天生就是当医生的。”

褚玉东已经无话可说了。

“我知道你的意思了,放心,我会关注这个学生的。”

**

陆瑶离开门诊室,走几步就看到了不远处的简明。

“嫂子,今天下班这么早啊?”

陆瑶看了看他身后的车,“你来多久了?”

“不是告诉你六点才下班的吗?”

简明回道:“在家没事,就过来了,嫂子,你这是下班了还是出来办事啊?”

“下班了,今天病人少,教授让我提前回家。”

两人上了车,回家用了二十分钟,看来还是回家住好。

见她回来,简向前也是放心不少。

“瑶瑶,快过来吃饭吧,是不是饿坏了?”

陆瑶还真是饿了。

“爹,我们院子挺大的,左边不是种了花草嘛,您在家也没事,要不咱们养点东西吧。”

简向前早就想养些鸡鸭了,只不过这么好看的院子,要是养牲畜,感觉糟蹋了。

像瑶瑶种的那些花草,把院子称的多好看,他担心影响了美感。

也是怕瑶瑶不喜欢。

不过瑶瑶都开口了,他也乐意这么做。

“那我明天就去集市上看看,只是这个季节,不是孵小鸡的热季,估计很难买到。”

“爹,这事就交给我,明天中午我去集市上看看,买好之后放水果店里,下午您去取就好了。”

第二天,陆瑶抽时间去了水果店,给父亲放下三十只母鸡和十只公鸡,公公来的时候让他带走。

夏天确实不是卖小鸡的季节,她空间里也没有小鸡,就全部拿小鸡替代了。

办好之后,陆瑶就去了医院。

还没走到门诊部,就看到孟晴玉气呼呼的朝她走过来。

“陆瑶,你真是好本事啊,能让安教授替你说话!”

陆瑶咬咬牙看她,“孟晴玉,如果你继续这样找事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孟晴玉对她来说是不重要,可是天天来找茬也很影响心情有没有。

“你倒是对我不客气个试试啊。”

孟晴玉显然是已经疯了。

陆瑶皱眉看看她,发现孟晴玉是有些不对劲。

眼睛猩红猩红的,不像是哭的,倒像是一夜没睡觉。

她说话的语气和神态都透着一股子狠劲儿。

陆瑶还怀着孩子,她不会在这个时候和孟晴玉正面对,抬步就要离开。

谁知,她刚走一步,就被握住了手腕。

“你跑什么,你不是要对我不客气吗,陆瑶,你这个贱人,凭什么所有人都对你好,凭什么?!”

陆瑶心中大骇,下意识的用了白世界教给她的拳脚功夫一脚把孟晴玉踢出一米远。

自己却摇摇晃晃的要站不住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嗯,北鸟是亲妈…哈哈哈哈哈,瑶瑶和孩子不会有事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