嗖!

两把短刀旋转着飞了出去,瞬间消失在黑暗之中,而林萧的身形则扑到距离最近的丁秋身前,朝他狠狠砸出一拳。

“找死!”丁秋被气笑了,这小子找他来打,明显是觉得他最好欺负,以他的高傲脾气,当时就气的脸色铁青暴怒出手。

呛!

然而下一秒,两把飞刀就像长了眼睛似地飞了回来,如电般射向丁秋。

“嗯?”丁秋刚出刀劈至一半就觉得背后脊梁一阵冰寒,下意识地甩手横刀。

当当!

横在后背的大环刀挡下了短刀的侵袭,但短暂的停顿已经让林萧抓到机会,一拳直接砸到丁秋的面门上。

砰!

丁秋的牙当时就掉了半嘴,整个人也被狠狠砸飞了出去。

其它人都看呆了,心想这小子还是黄金战士吗?为什么会把一名大宗师打的满地找牙?

林萧一击打中便迅速退后,护到了觉悟身边。

可爱美女徐诗茹写真图片

“真是垃圾一样的大宗师,让我两次打倒,不丢人谁丢人?”林萧哈哈大笑,出了心中一口恶气,哪怕现在就死了他也能闭眼。

通过心理、算计和强大的洞察力,林萧伤了丁秋,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最大努力。

下一回,这样的计策就没用了。面对大宗师的绝对实力,林萧很难翻出什么浪花来。

但是,林萧可以在正面对战中将丁秋打的满地找牙,这份实力已经超乎想象,至少让另外三名宗师目瞪口呆。

“这,这小子如果以后成为大宗师那还了得?”

“如果他成了大宗师,怕不是又一个剑圣吧?”

“绝不能留着他!”

“一起上,杀了他!”

“他妈的!干掉他!”丁秋气极败坏地跳起来,擦了擦说话还漏风的嘴,怒不可遏地吼道,“我要剥他的皮,抽他的筋!”

丁秋这是被林萧第二次打倒,无穷无尽的羞辱让他完全失了控,像是疯了似地扑杀过去。

刷!

三人同时行动,他们不敢玩了,怕继续玩下去会被林萧一一算计,万一阴沟里翻船,那就不仅仅是丢面子的事,恐怕连命都保不住。

觉悟瞳孔紧缩,下意识地就要起身拦阻,然而他还没站起来就觉得腿一软,身体晃了晃跌倒在地。

“小子!受死吧!”

“死在三名大宗师手里,也算死得其所了。”

“哼!”

三人快速接近林萧,就要同时施展重手将他废掉。

呼!

忽然,一道黑影从来路方向扑了出来,速度快到不可思议。

呛!

紧接着一道惊天剑鸣后,仿佛自九天之上洒下了一道寒光,重重地劈入三人阵型之中。

当!

咔嚓!

三人下意识地横出武器去挡那抹寒芒,可惜下一刻武器就被一分为二,剑芒顺势斩在三人身上。

轰!

三人连滚带翻,像是被扔掉的垃圾瞬间倒飞出去,重重撞在墙壁之上。

哗!

剑芒一收,人影才落了地,幽幽道,“老子的徒弟们也敢欺负,真以为老子死了吗?”

来人身形高瘦一袭青衣,披散的白发肆意纵横在脑后,手中长剑足有三尺六寸,厚脊薄刃,闪动着夺人心魄的寒芒。

“!是!”欧兰大惊失色,“那天晚上盯着我的就是?剑圣!剑无极!还活着!”

欧兰终于明白那天晚上为什么会有毛骨悚然的感觉,他一直想不通到底是谁在盯着自己。

无论是丁秋、约翰王爵,还是隐藏在暗中的觉悟大师,都不可能让他出现不可力敌的感觉。

现在终于明白原因了,原来剑圣剑无极一直都在暗中窥视。

“我呸!老子活的好好的,想诅我死?”剑圣瞪起眼睛叫道,同时伸出长剑指着三人,“妈的!欺负老子的徒弟,找死吗?”

“师,师父?”林萧惊喜交加,甚至已经不是惊喜而是惊吓,他不敢相信师父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。

多少年了,林萧至少有十年没见过师父了,十年来他一直孤身闯荡,不知经历过多少生死。

曾几何时,林萧甚至悲伤的认为师父已经死了。

没想到师徒二人的再次见面,会是在这种情况之下。

“臭小子,没让我失望,把这帮垃圾搞的灰头土脸,不愧是我的徒弟,哈哈哈……”剑圣一头银发,接近九十岁的高龄,面容却如中年男子,脸上几乎没有皱纹,一双眼睛更是炯炯有神,透着让人敬畏的光

芒。

“阿弥陀佛!”觉悟终于站起来了,他似乎对剑无极的出现没有意外,只是苦笑道,“前辈终于出现了。”

“哼!看护我徒儿有功,我就不为难了,滚吧。”剑无极轻飘飘地挥手道。

“谢前辈!”觉悟如蒙大赦,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,快步走到林萧面前,掏出一枚小还丹递过去,“林施主,这粒小还丹可护经脉,让的伤势尽快好转。”

“小还丹?”林萧眼睛一亮,早就听说少林镇派秘药小还丹是治疗内伤的圣药,数量非常稀少,没想到觉悟竟舍得给他。

“收下!”剑无极看了林萧一眼。

既然师父都说话了,林萧自然不会拒绝,道了一声谢后将小还丹抓到了手里。

“对了大师,把这个交给我的人……”林萧快速拿出一枚徽章送到觉悟手里,同时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话。

觉悟默默应允,随即再次朝剑无极弯腰行礼后扭头就走,竟是对心心念念的宝藏再无觊觎之心。

觉悟在中途碰到的神秘人就是剑圣,并且从他口中得知了关于林萧的事情。

与剑圣比起来,觉悟那点实力跟小孩子差不多,他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心思。

在剑圣的吩咐下,觉悟暗中保护林萧,按剑圣的意思,是要让林萧磨练一下,在面对生死时的那种磨练对他的提升才大。

觉悟消失在黑暗之中,另外三名大宗师满脸复杂地站起来,刚才那一剑尤有余力,他们当时都以为自己要死了。

很明显剑无极饶了他们一命。

“们还等着干什么?还不滚?”剑无极瞪起一双阔眼,直把三人吓的一个激灵。

留下也是自取其辱,刚才那一剑已经将三人彻底震慑住了,他们根本不敢留下一战。

“哼!”丁秋捂着胸口,一脸忌惮地绕了出去,然后快步离开。

欧兰和约翰王爵也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绕了出去,根本不敢从剑无极身边路过。

“滚!”剑无极又是一声吼。

三人吓的慌不择路。

“师父,就这么放他们走了?”林萧吞掉小还丹后,抬头看着剑无极,非常诧异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