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过了田伦之事,一行人的特训必然是要提前结束了。

略作休整之后,众人带上昏迷的田伦,便是直奔魂断峡谷之外赶去。因为田伦的特殊情况,云霄直接以断魂掌封印了对方的几处穴道,如此一来,对方的力量根本没办法运转,即便苏醒过来,却也不会对大家产生威胁。

甚至为了稳妥起见,云霄更是连苏醒的机会都不给对方,只要田伦有苏醒的迹象,便是直接打晕处理,免得对方弄出什么麻烦。

一路上,大家的情绪都是不怎么高,毕竟,田伦原本是大家的伙伴,可这才几天的工夫,对方就摇身一变,变成了要害大家的恶人,这等转变,恐怕任何人都会有些不太适应。

最郁闷的就要属安馨了,她之前力挺田伦,甚至还怀疑云霄有私心,致使她直到现在,都还不敢跟云霄对视,生怕云霄责怪自己。

另外,云霄此番显露了一手恐怖的剑法,却也让众人对于云霄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。

原本,大家只觉得云霄狩猎的手段比较多,本身的实力绝对跟龙玄相差甚远,可此番见了云霄的表现,大家这才意识到,原来云霄的本身实力,居然也强横若斯,只不过就是故意隐藏,没有向外表露罢了。

无形当中,大家对于云霄的领导地位,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的异议,就连元丹境的龙玄,都已经对云霄心服口服。

一路无话,很快,一行人便是离开了魂断峡谷,直奔风千古所在的雷云府边界赶去。原本,他们跟风千古约好了十日之后在魂断峡谷之外碰面,但眼下时间还不足十日,所以只能到雷云府边界去寻风千古了。

终于,当夜幕即将降临之时,一行人终于回到了雷云府的边界,而这个时候,雷云学院院长风千古正在一处小溪旁打坐修炼,不远处还拴着大家前来之时的坐骑。

以风千古的实力,自然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有人靠近,而当他睁开双眼看到远远而来的云霄等人之时,他的面色不禁微微一沉,显然是有些不太高兴。

距离十天还有整整三天之久,他显然没有想到,云霄等人居然提前三天就出来了,而更让他惊疑不定的是,远远地,他就已经看到了被云霄抓在手里提回来的田伦,看样子,明显是受了不轻的伤。

夏日小妹阳光下的艳丽风姿

“嗖!!”

见到这样的情景,风千古哪里还坐得住,身形一动之间,便是已经远远地迎了上去。

“怎么回事?居然连十天的时间都没能坚持到?”

身形定住,风千古的目光先是看了一眼被云霄抓在手里的田伦,尤其是在对方那被斩断的手臂处看了一眼,随后又扫了一眼肩膀受伤的龙玄,语气却是颇为不善。

他虽然也知道这次的集训任务有些困难,但却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辛辛苦苦组建起来的这支队伍,竟然会如此的不堪一击,不但没能在魂断峡谷生存十天,居然还一个个伤成了这般模样。

“弟子见过师父!”

“参见院长大人!”

眼看着风千古来到近前,云霄等人都是微微一怔,赶忙对着风千古行礼道。

“免了,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?怎么会弄得如此凄惨?”目光一冷,风千古的心下难免有些疑惑,因为在他想来,以龙玄和云霄带队的这支队伍,即便完不成他所交代的猎杀任务,但也不至于凄惨到这种地步才是。

可眼下,龙玄受伤,田伦断臂,其余几人除了云霄之外,一个个都是有些精神不振的,这样的一支队伍如果带到府院之争当中,那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?一想到此,他的心下也是难免有些愤怒。

“师父莫急,容弟子慢慢与师父解释。”见到风千古又急又怒地表情,龙玄便是知道,自己这位师父恐怕是有些误会了。

“师父且看,这是弟子等人猎杀的灵阶魔兽,一共有四头,却是已经超额完成了师父交代的任务。”说着,他先是将此番猎杀的四头灵阶魔兽头颅取了出来,摆在了风千古的面前,也好先稳住对方的情绪。

抛开田伦之事不说,他作为风千古的大弟子,其实还是十分重视这次的特训任务的,眼下,他就是要告诉自己的师父,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,并非临阵脱逃。

“什么?四头灵阶魔兽?”

等到见了龙玄取出来的四头灵阶魔兽的头颅,风千古不由得轻呼一声,毫不掩饰自己的惊喜之意。

“们居然斩杀了四头灵阶魔兽?”面色稍正,风千古的惊喜之色一闪而逝,随后便是再次皱起了眉头,“斩杀四头灵阶魔兽,这的确是值得赞扬的成绩,不过,四头灵阶魔兽就要搭上一条手臂,这恐怕有些得不偿失吧?”

坦白讲,他是真的没有想到,几人竟然能够猎杀到四头灵阶魔兽那么多,可一看到田伦的断臂,他就再也没办法开心得起来。

府院之争还没开始,仅仅是一次特训就搭上了重要成员的一条手臂,可见,这支队伍恐怕还是存在着很大的问题。

“师父有所不知,田伦的手臂,其实是云霄师弟砍断的。”见到风千古紧皱的眉头,龙玄摇了摇头,略带感叹地道。

“什么?”等到龙玄的话音落下,风千古这次是真的被惊到了,说着却是瞪大了双眼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猛地看向云霄,他的脑海当中瞬间闪过了无数的念头,但却无论如何也想不通,云霄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。

“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深吸一口气,风千古的目光在所有人的脸上扫过,而看着众人古怪的神色,他相信,这里面恐怕一定另有隐情。

“还是我来说吧!”这时,云霄悠悠的上前一步,接过了风千古的问话,“院长大人,您可能还不知道,这位田伦师兄,这次险些把我们所有人全都害死。”

说着,他却是直接将抓在手里的田伦丢在了地上,淡漠地摇了摇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