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备云脸色一愣,故人造访,会是谁呢?

可是,不管对方是谁,他现在都不能放他进来,现在他们父子都自身难保了,可不能在让自己朋友卷进这场风波。

他敢准备说不见的时候,忽然有人夺过他的手机。

“让他进来。”

司徒明说完后,便把手机扔在了地上。

“陈董,有朋友来了,你却不见,这不是待客之道,你说是吧。”

陈备云怒道:“司徒明,你别他妈的在这里装什么好人,你杀了我,那就等着王前辈吧,他回来一定让你们生不如死!”

这种威胁,司徒明不屑于顾,淡淡的说:“他?他已经失踪了,不失踪,早就死在我们洪门的手中,他三年前是天下第一,可现在回来,天下还有他的位置吗?”

陈备云暗叹一口气,虽然有些不服,却也不得不接受。

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敲门声。

“进来吧。”陈备云语气有些失落,他没有去迎接的意思,人已经到了,现在他也做不了主了。

司徒明太强势,没有给他任何活路可言。

清纯00后瓜子脸美女时尚欧伦风秋意写真图片

“陈董,你去亲自迎接一下你的朋友吗?”司徒明哈哈大笑。

陈备云阴着脸,没有回答。

但是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门口,也想看看,这个时候是谁来找他,一想到这个朋友也会被自己连累,心里不禁有些愧疚。

门被打开后,黄昏的光线还有些昏暗,他不由皱起眉头,仔细的看着来人。

身材修长,应该很年轻,自己的朋友当中,大部分都是同龄人,没有年轻人呀,等他把目光移向这个年轻人脸上的时。

顿时,他的身躯猛地一怔,就好像被火烧了屁股一样,嗖的一声跳了起来。

他不顾司徒明的惊讶,大步走到了王欢的面前,直接跪下,行了这辈子最大的礼。

他的脑子里却轰然震动。

回来了!

王前辈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。

陈盛文也惊的跳了起来,跟着父亲跪在王欢的面前。

司徒明等人不由皱起了眉头,虽然他没有把陈家放在心里,但是陈家在上京市的实力还是挺强的,能让陈家父子下跪的人——不多!

这个年轻人是谁,莫非有什么来历?

司徒明心里暗自猜想,他对王欢如雷灌耳,可是却没见过王欢,再说三年了,要不是因为王欢杀了他哥,早就被他忘到天边去了。

“陈总,你这里还有别的客人?”王欢看了跪在地上的陈备云父子,淡淡的问道。

陈备云犹如看到救星一样说道:“他们是洪门的人,只因为我们跟随过王大师,所以就要秋后算账,逼死我们陈家。”

听了陈备云的话,司徒明微微错愕,看着旁边的刘供奉:“这个人是谁,你不是说陈家除了你之外,没有别的供奉了吗?”

刘供奉也一脸无知:“司徒少爷,我也不知道,我加入陈家时间太晚了。”

“起来吧。”王欢把两人叫起来,看向司徒明,说道:“你们是洪门的人?”

司徒明昂首道:“没错。”

“不知阁下是谁,陈家是我们洪门的敌人,如果阁下与陈家交情不深,请你离开。”

司徒明的语气很狂。

王欢听后,付之一笑,道:“如果交情深呢?”

司徒明脸上杀意骤然一闪,冷声道:“那就跟陈家父子一起上路。”

“有点意思。”王欢听后不仅笑了起来,这个人身为洪门的人竟然不认识自己。

“你们要杀陈家父子,就因为他们跟王欢有关系吗?”

司徒明道:“没错,不光是陈家、赵家、吴家、何家……但凡跟王欢有个交情的人,我们洪门都不会放过他们。”

“阁下还没回答我的话,不知道阁下究竟是谁?”

王欢笑了,没有看他。

“陈备云,你告诉他,我是谁。”

陈备云再次跪在地上,怜悯的看了司徒明一眼:“眼前的这位,就是你嘴里的王神话,他老人家回来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司徒明听到这里,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浑身上下的毛都立了起来。

两眼瞪大,失声道:“你就是王欢?”

“整天嚷着要杀我,结果连我都不知道,司徒明,你跟你大哥司徒君比起来,差的太远了。”

王欢摇了摇头,完没把对方看在眼里。

“王大师,辛格先生被他们抓走了。”陈备云逮住机会,开口道。

“哦?”

王欢意外的看了他一眼,他看辛格没有在看守别墅,就知道有问题,却没想到竟然被洪门的人抓走了。

辛格是通神修士,能够将他活捉,看来洪门这几年实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司徒明听到眼前的人就是王欢后,他退后一步,在他身后的人部站到前面来。

“王欢,没想到你消失三年,你还敢出现!”

“老天有眼啊!竟然给我手刃仇人的机会。”

王欢看了他一样,又瞟了他面前的这些人,竟然还有通神修士。

“告诉我辛格在什么地方,我让你快点去见你大哥。”

王欢转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没有把这些人放在心上。

“王欢,你还这么狂,这个时代已经不属于你了!”司徒明冷笑。

“三年前你只是真元境,现在顶多算你通神,可是通神强者,我们洪门也有。你还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?”

司徒明指着王欢冷笑。

“通神?我在真元境的时候,杀通神如屠狗。”王欢淡淡的说着。

看来自己消失三年,这些人都忘记他以前的辉煌了,真的以为自己成为通神,就可以骑在自己头上放肆。

却没有想到,三年前,普通的通神修士,都是他手里的鬼魂。

司徒明大笑:“王欢啊王欢,你还活在过去的辉煌中啊。也罢,老天既然给我报仇的机会,那我就让你知道现在的洪门。

已经是你惹不起的存在!”

他对着面前的属下们一挥手,冷笑道:“给我上,今天手刃王欢,血洗陈家!”

不过那些属下却踟躇不前,虽然过了三年,但是王欢的威名,依然给他们不小的心理阴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