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豆寻了几根麻绳,把门外被奔雷打晕的小喽啰全都捆了起来。

又去东西厢房看了看那几个睡成死猪一样的土匪。

见一切如常她折返回正屋,寻了一个小板凳挨着墙坐了下来。

从那一日在小吃店现张爷他们的行踪算起,已经近十日过去了。

期间她几乎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,睡过一个囫囵觉。

现在事情即将结束才觉得自己身心俱疲,小脑袋一歪靠在墙上睡着了。

天早已经黑透了,飞云寨里除了放哨的小喽啰,其他人早已进入了梦乡。

胖麦穗儿和侍卫暗卫们十分顺利地混进了飞云寨。

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了放哨的小喽啰后,胖麦穗儿哪里还有心思做别的,朝小院这边飞奔而来。

她的想法很简单,土匪头子肯定要住在最好的房子里。

姑娘现在肯定守着张大疤瘌他们,她必须第一时间见到完好无损的姑娘。

果然不出她所料,她一来到小院就见到了地上那九个被捆成一串的小喽啰。

花海中的少女阿D1ec小清新唯美清纯女神写真图片

“姑娘,姑娘——”胖麦穗儿对着正屋的方向唤了两声。

小院里依旧静悄悄的,根本无人应答。

虽然知道自家姑娘肯定不会有事,胖麦穗儿还是心头一紧,急匆匆跑进了正房。

一进到里间她就见到了靠在墙上睡着了的黑瘦少年。

胖麦穗儿眼睛顿时就红了。

姑娘常说自己又懒又馋,最怕吃苦。

这次可真是遭罪了。

她快步走上前,摇了摇豆豆的胳膊:“姑娘,醒醒。”

豆豆一个激灵醒了过来,睁开眼睛就见到了一张圆乎乎的胖脸蛋。

她松了口气懒洋洋笑道:“麦穗儿,几日不见怎的又胖了一圈。”

胖麦穗儿抹了一把眼泪道:“姑娘,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,人家都快急死了,就怕你吃亏。”

豆豆捏了捏她的肥下巴:“怎么样,事情可还顺利?”

胖麦穗儿点点头:“侍卫大哥们去抓那些睡觉的小喽啰了,马上就好。”

豆豆道:“你去把张大疤瘌和那几个被药迷翻的土匪弄到院子里去,待会儿他们一到咱们就撤。”

胖麦穗儿又道:“那要不要放把火把这里烧了,省得过后又被另一群土匪占了,照样祸害百姓。”

豆豆摆摆手:“别把动静闹大,赶紧去吧。”

胖麦穗儿应了一声走到床边,一把将张大疤瘌抓起来扛到肩上,迈着小短腿很快就走了出去。

豆豆当然也想把飞云寨一把火烧掉,但她深知此时不宜打草惊蛇。

飞云寨是棋盘山,从山外根本看不到山里面的情况。

今日这里被端掉的事情只要没有人泄露,短时间内绝不会有人现。

放火烧山就不同了,不出一日肯定会被附近的山寨知晓。

所以不能图一时之快坏了大事。

一个多时辰后,豆豆一行人随着元沂带来的二百精兵,把几十名大小土匪送到了白虎营里关押。

一切安置妥当,她把霍骁留给她的人手分了一半专门看守张大疤瘌,自己带着胖麦穗儿和剩下的侍卫暗卫朝凉州城飞驰而去。

有霍小王爷的令牌半夜入城根本不是问题,她们很快回到了城西的宅子里。

豆豆一进到自己屋里就把脏兮兮的衣裳直接脱下来扔出了房门。

“麦穗儿,快给我打水洗澡,我觉得自己都快脏死了。”

胖麦穗儿打趣道:“方才骑马的时候,姑娘一直在奴婢前边儿,都快被您身上的味儿给熏坏了。”

豆豆道:“你再多嘴今儿我就不洗了,晚上还和你挤一块儿睡!”

胖麦穗儿吓得赶紧朝厨房那边跑去。

半个多个时辰后,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香喷喷,又饱餐了一顿的豆豆打着哈欠爬上了软乎乎的床。

“姑娘,奴婢帮您把颜色……”胖麦穗儿端着一小碗药水,打算替豆豆把抹在脸上和身上的黑色去干净。

可惜床上的小姑娘已经睡得天昏地暗,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。

胖麦穗儿抿了抿嘴,算了,反正主子一时半会儿回不来,也看不到姑娘的小黑脸。

她把帐子放下来,熄了灯后轻轻走出了内室。

胖麦穗儿没想到的是,自家姑娘这一睡就是十几个时辰,直到第二日太阳都快落山了她还没醒。

而此时的凉州东城门外出现了几十骑。

他们正是一路风尘仆仆,只用了三日就从兰州赶到凉州的霍骁一行人。

“冯霁,你们先回营,我先进城一趟。”霍骁简单吩咐了一句,带着几名侍卫和书墨打马进了凉州城。

冯霁知道小王爷肯定是要去看望爱斗小将军,也不敢多言,带着剩下的骑兵离开了。

侍卫暗卫们被豆豆严令禁止把抓张大疤瘌的计划泄露,最近他们传给霍骁的消息总是说一切如常。

所以霍骁对她最近做的事情一无所知。

但他这几日有些心神不定,总觉得那颗扁豆太过安静了。

她会老老实实待在宅子里?

下辈子他都不相信。

豆沙脚程实在快,虽然赶了三天的路,霍骁依旧用最快的度来到了城西的宅子。

书墨他们则远远被甩在了身后。

守门的孟老头儿正坐在门槛上抽旱烟,见霍骁突然出现,手一抖旱烟袋险些掉到地上。

霍骁眉头一皱,霍老头做了几十年斥候,从来都是波澜不惊,究竟是为了什么让他竟这般失色?

孟老头儿赶紧站起身来行礼:“属下参见小王爷。”

霍骁微微眯了眯眼,笑道:“孟老爷子,姑娘一切可好?”

孟老头硬着头皮笑道:“好,好着呢。”

霍骁也不多言,把马鞭和马缰扔给孟老头儿,自己迈开大步走进了宅子里。

孟老头儿抹了一把额头的细汗,姑娘惨喽……

胖麦穗儿估摸着豆豆也睡得差不多了,吩咐厨娘温着饭菜,自己则躺在外间的榻上边嗑瓜子边看小话本。

大概是看到什么有意思的情节,胖丫头抱着肚子咯咯笑了起来……

“这是在笑什么呢?”屋外传来一道悦耳的男声,胖麦穗儿的小声戛然而止。

糟了……

她连滚带爬下了榻,直接朝刚进门的霍骁跪了下来。

“属下见过主子。”声音中还带着一丝小紧张。

“姑娘呢?”

“睡了。”

“这么早就睡觉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“没……没有。”

“我进去看看。”

“主子——”

“瓜子皮儿挂嘴角了。”霍骁看了胖麦穗儿一眼,直接迈步走进了内室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