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,青龙部门前。

原本守卫森严的青龙部,现在变的有些怪异,左右两边的门向着两边大大的开着,而站在旁边的青龙部成员,看着龙王宫的人连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好像把龙王宫的人无视一样。

龙腾云走在最前面,他的旁边就是龙三长老,在两人的后面还跟着七八位龙王宫的弟子。

“三长老,这……青龙部准备干什么,开门欢迎我们?”龙腾云指着那敞开的大门,讥讽的大笑。

龙三道:“也许是他们想明白了,或者他们接到了总部的命令,不要跟我们龙王宫为敌。”

这个解释到是能让大家接受,龙王宫为修炼界大门派,先祖跟江湖神话有过渊源,而且龙王宫到青龙部的目的不过是要一个人而已。

那些总部权衡之后,认为青龙部没必要跟龙王宫做对,让他们放弃抵抗,乖乖把人交出去。

这个解释非常的合情合理。

龙腾云趾高气昂,大步跨进青龙部大门,斜视了他面前的一位看门的青龙部人。

“我要的人呢?”

那人抬头看了一眼,不咸不淡的道:“在里面,自己去吧。”

森林中的清新妹子白裙飘飘

“哈哈哈。”听到这话,龙腾云一阵大笑,对着旁边的龙三道:“三长老,这几天青龙部的人骨气硬的很,我还以为他们能硬到底,没想到到了最后这一刻,还是特么的软了下来,如今还不是乖乖的把人领出来,让我带走。”

龙三长老的脸上也挂着笑容:“公子,这是当然,现在的青龙部不过是风中残烛,不值一提。”

“别说了,咱们也给江湖神话留点面子,这毕竟是他一手创办的特殊部门,虽然废了一点。”

龙腾云大笑。

“不过有点可惜了,这次我们带了七八位兄弟过来,本以为会有一场大战,没想到青龙部的人怂的这么快。”

龙腾云有些失望。

“是呀,这些兄弟们大老远赶来,本以为有一展拳脚的机会,谁想到是这样的结果。”龙三也一脸阑珊,颇为失望。

两人的话说的极大声,好像故意刺激附近青龙部弟子,倒是希望他们忍耐不住羞辱,向他们出手。

这样以来,他们便能借机教训他们一顿。

只可惜,青龙部的人好像没听到他们的话一样,纷纷把头扭到一旁,而且身体还在发抖。

龙腾云还以为这些人气的发抖,在强忍着心里的怒意。

如果他们站到另外一边,会发现这些青龙部的人正强忍着笑意。

“别的地方不说,今后这华夏东部修炼界,该轮到龙王宫说的算,什么青龙部,我看叫做青蛇部还差不多。”

龙腾云撇了一眼,不屑的道。

“哈哈哈,就他们这怂样,我看叫青蛇部那也抬举他们,不如叫做青虫部。”龙三含笑。

龙王宫这次出世,本来就要立威,眼下青龙部就是他们立威的对象。

如果不尽情的羞辱他们一番,这怎么能说的过去。

一旦他们大摇大摆的把胡芊芊从青龙部里带走,到时,整个上京市隐门必会传开,谁还会把青龙部当一回事。

在青龙部的附近,的确有其他实力的眼线在此。

不少人见到青龙部的举动,颇为失望的道:“没了王欢的青龙部,的确该叫做青虫部了。”

“今后上京,将以龙王宫为尊。”

“张家这次是抱上了大腿,谁能想到张家,当初被王欢一言定下生死,本以为再无翻身之日,没想到王欢遇袭身亡,张家抱上龙王宫的大腿,张家又重新的站了起来,世事难料。”

“让人备厚礼,先跟张家联络一下感情。”

“我们以前占了张家不少生意底盘,部退回去,另外让出百分之十,就当是赔罪吧。”

上京市一些富豪们有些肉疼,但是现在却不得不这样做,谁让张家又崛起了。

对于附近那些暗自观战的人,龙腾云自然知道。

既然要取青龙部而代之,自然要让外人知道龙王宫的强大。

这次,除了他和龙三长老以外,他们身后那八位龙王宫的弟子都是暗劲巅峰的高手。

“三长老,让兄弟们去调查一下,那姓王的在上京市还有没有朋友,我们要入驻傻上京,那就必须把跟姓王有关人统统除掉。”

“不过,他的女人不能伤到一分,我要把她们收入后宫。”

龙腾云一边向着青龙部的大厅走去,一边大笑。

“公子,咱们不是说好给江湖神话留点面子吗?怎么说王欢也是青龙部的前任主任,我们当着青龙部的人要杀了朋友,谋他女人,这有些不好吧。”

龙三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是脸上那骄横之气让人气的直咬牙。

“有什么不好,王欢死了,难道让那些娇滴滴的美人守活寡吗?”龙腾云笑道。

听到两人的话,附近青龙部的人一脸冷漠。

而这时,龙腾云身后的一个男子低头看了一下手机,他的眉头一皱,上前说道:

“公子,我刚收到一个消息,说是有人见到王欢没死,回到上京来了。”

龙腾云听到这消息一愣,随后挥了挥手,满不在乎的说:“怎么可能,肯定是有人嫉妒我龙王宫入驻上京,发这样的消息恶心我们。不用在乎,整个江湖谁不知道,王欢早就死在海上,被炮弹炸死,这么多人亲眼所见,怎会有……”

龙腾云一脚踏进了大厅,还一脸的不屑,不过当他进入大厅后,忽然感觉浑身一冷。

抬头看去,却见到大厅中央放着一把椅子,椅子上坐着一个年轻人,而那两道寒光正是从那年轻人的双目里发出。

到了嘴边的话,猛地被他卡在喉咙里面,两只眼如同见到鬼一样,盯着那椅子上的年轻人。

“你……不是死在海上了吗?!”

一阵尖叫从龙腾云的嘴里大叫出来,后背猛地升起一道寒意。

“龙王宫灭绝,就从你们几个开始!”

一声冷幽幽的声音,从椅子上少年的嘴里发出。

同时,咯吱一声轻响传来。

只见本来敞开的大门,被人缓缓地关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