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家的客房的确不是一般家族的客房所能比拟的,当雷青青带着云霄找到属于他的房间之时,即便云霄见多识广,却也不得不感慨云家的富庶。

看似简洁的房间,里面的每一件摆设都是价值不菲,其中更是摆放着珍贵的灵草,使得房间当中灵气弥漫,十分适合修炼。

“怎么样,对这里还满意吧?”

来到房间中央的檀木桌旁坐下,雷青青随手倒了两杯清茗,一脸笑容的道。

回到了自己的家族,她似乎变得更加的随意起来,看来,雷云学院那样的环境,还是让她有所保留的。

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。”微微一笑,云霄在雷青青的对面坐了下来,接过对方递来的茶杯,轻轻地抿了一口。

“味道不错,的那两个下人还蛮细心的。”沁人心脾的茶香蔓延全身,还真是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,尤其是茶水还是热的,应该是李五和康六刚准备不长时间。

“那两个家伙虽然奸猾,但使唤起来的确还不错。”微微一笑,雷青青继续道,“对了,今晚父亲估计会备上家宴宴请,最好先有个心理准备,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。”

雷震虎把云霄请到雷家,当然不可能只见上一面就了事,许多感激的话,恐怕还要在酒席上面去说,而且会显得更加随和。

“府主大人还是太客气了。”摇了摇头,云霄的心里倒是早就有了猜测,不过话说回来,跟雷震虎饮宴,好像也没什么可准备的,也许雷青青会认为他惧怕对方,可事实上,他还真的没什么畏惧的感觉。

“细细,可是他女儿的救命恩人,要我说,他再怎么客气都不为过的。”狡黠一笑,雷青青继续道,“接下来这几天,就在雷家多多呆上一阵子,我会带参观整个家族,如果父亲允许的话,我们再去府衙那边转转,说起来,府衙那边可是要比这里好玩多了。”

此番把云霄请来雷家,她自然是要负责全程陪同的,她已经大致有了计划,定会让云霄的此番到来不虚此行。

清新的泡泡

“听的安排便是。”微微一笑,云霄倒是没有任何的问题,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,雷家给他的感觉还算和谐,而且他又有着雷青青救命恩人这个名头,想来应该能够在此过得很舒心就是。

“好了,先在此休息一会儿,我要亲自去膳房那边看看,一定要为准备一份大餐。”将云霄安排好,雷青青这才站起身来暂且告辞。

她刚刚回到家族,自然也有不少的事情需要处理,总不能一直带着云霄。

另外,当初在金石山之时,云霄亲自为她准备过吃食,眼下云霄来到雷家,她却是很想亲手为云霄准备几道小菜。

“去忙吧,晚会儿见。”

点了点头,云霄也不多说,心下却是有那么一丝丝小失落。闹了半天,对方只是把他送到这里就走了,他原本还以为会发生点儿什么呢!

“大家族就是大家族,先别说外面有多少的对手,单单是自己家里的这些人,恐怕矛盾就不会少了。”

送走了雷青青,云霄悠悠的来到窗前站定,目光透过轩窗看向了整个雷家的府宅,心下不禁感慨不已。

他没有出生在这样的家族,所以并不能感同身受,可单单是听了雷青青的讲述,他就能够想得到个中的残酷。

“看来这位府主大人对我还是有些防范之意,就是不知我一个年轻人,又有什么值得防范的。”

他的精神力一直都释放在左右,就在他和雷青青说话的工夫,他发现,自己所在房间的周围突然多出了几道隐晦的气息,虽然对方隐藏得很好,但却逃不过他的探查和感知,很明显的,这几个实力不俗的家伙,都是在盯着他的。

“呵呵,就当是派来保护我的好了。”摇头一笑,他倒是并没有太过在意,保护也好,监视也罢,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影响,毕竟,他又没有想过对雷家做什么不轨之事。

来到床榻上坐下,他干脆宁心静气,抓紧时间修炼起自己的擒龙诀来…………

与此同时,雷府深处的一间密室里,雷家二少爷雷青仁,正在与一个年轻人密谈。

“去见过雷震虎了?”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年轻男子,他的穿着十分普通,真元境圆满的修为也并不突出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护卫一样。

事实上,他的身份,正是雷青仁的贴身护卫,至少雷青仁是这般对外宣称的,只不过,从他此时此刻与雷青仁说话的语气就能听得出来,他显然不会是一个护卫那么简单。

“已经见过了。”

等到年轻男子话音落下,雷青仁点了点头,面色倒是颇为平静。

“有没有下手的机会?要知道,留给的时间可是并不多了。”年轻男子语气淡漠,一边说着,一边摆弄着手里的一柄匕首。

“没那么容易,父亲从一介普通人一路拼杀,最终做到府主的位子,想要算计他,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”

摇了摇头,雷青仁的双眼也是微微眯了起来,眼底闪过一丝纠结,但却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。

“知道不容易,容易的话,也就用不着培养来下手了。”嘴角一挑,一旁的年轻人不禁露出一丝笑容,“抓紧时间吧,上面的指令也知道,如果完不成任务,恐怕谁都救不了。”

“我已经有了一些想法,不过还要认真研究计划。”

点了点头,雷青仁的语气陡然变得有些阴冷,却是听不出丝毫的情感,而从他的话里不难听出,他所谓的想法和计划,恐怕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就是了。

“自己心里有数就好,到时候不要怪我没提醒。”

冷冷一笑,年轻男子悠悠站起身来,“要记住,这样做不但是为了自己好,也是为了的父亲好,所以,可一定要加油了。”

话落,他直接推门离开密室,继续回到自己的房间做起了护卫,不让任何人看出丝毫的破绽来。

“吁,看来必须要加快一些进程才行了,父亲,可千万不要怪我,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。”

等到年轻男子离开,雷青仁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,面色却是变得异常坚定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