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青冥宗的超级强者,余醇长老虽然是从排名不高的聚义党当中走出来的,但他的实力并不比其他同级长老弱,所以,他的灵峰自然也是青冥宗当中最靠近中央位置的灵峰,周围的天地灵气简直浓郁得吓人。

云霄跟随霍蛮来到灵峰之巅,顿时,他不禁有种浑身毛孔都舒展开来的感觉,不过,这个时候的他并没有太过注意这些,因为就在他来到灵峰之巅时,他的注意力,便是不由自主地被头顶上方的悬浮神山吸引了过去。

“原来这悬浮神山距离地面竟然有这么远,这还真是让人有种高不可攀的感觉。”

抬起头来,他刚好能够依稀看到悬浮神山的大致轮廓,还有那从悬浮神山之上倾泻而下的灵气天河,不得不说,这等神迹一般的存在,越是靠近一些,给人的震撼感就越大。

他心里清楚,青冥宗真正的超级强者,包括那位青冥宗的宗主大人,应该就是呆在这座悬浮神山之上,但可惜的是,他虽然知道那位宗主大人有可能就在这上面,但这会儿的他,却也只能是望山兴叹罢了。

他能够感受得到,这座悬浮神山十分的诡异,以他现如今的实力来说,恐怕根本不可能飞得到上面,也许还没等他靠近,他就要被神山上面的手段轰下来了。

“嘿嘿,党主大人好像也对这悬浮神山十分的向往啊!”就在云霄满脸感慨地盯着上空的神山看时,一旁的霍蛮不禁嘿然一笑,突然开口道。

“就是觉得这真的很神奇,倒也谈不上向往。”

听到霍蛮之言,云霄不禁嗤笑一声,一边将目光从悬浮神山上面收回,一边淡淡的回道。

“党主大人也没什么好掩饰的,说起来,整个青冥宗的弟子,包括诸位长老,又有哪一个不是对上面向往不已?”

听到云霄的回答,霍蛮显然有些不太相信,随后便是挑了挑眉毛道。

悬浮神山就是青冥宗最神圣,也是最神秘的地方,谁都知道,一旦能够上到那里去,那可就真的是步入一个全新的世界了。

白色过膝袜白嫩金发迷人妹妹唯美写真

可惜的是,青冥宗弟子无数,可无数年的时间下来,能够上到那上面的,真的是太少太少了。

“随怎么说好了!”见到霍蛮的眼神,云霄倒也懒得解释,事实上,他真的对这悬浮神山没什么可向往的,因为他相信,终有一天,他会站得比这悬浮神山还要高,到时候需要抬头仰望的,说不定就是山上的那些人了。

“走吧,估计余长老都该等急了!”微微一笑,他这会儿却也不再多言,说着便是直奔灵峰之巅的一座宫殿走了过去,而见此,霍蛮赶忙随后跟上。

时间不长,二人便是来到了峰巅宫殿的大门前,而就在二人刚一出现在门前时,宫殿的大门便是自动打了开来。

“刷!!!”殿门开启,一个半大老者的身形随后从宫殿深处飘然出现,正是这灵峰的主人,青冥宗长老余醇!

“哈哈哈,欢迎云党主大驾光临!!”

余醇的身形从宫殿深处飘然而出,几步间便是来到了云霄的面前,随后十分客气地对着云霄欢迎道,而看他的架势,明显不像是在欢迎一个晚辈,反倒是像在欢迎一个比自己身份更高的强者一样。

“参见余长老,晚辈何德何能,居然劳烦长老大人亲自出迎,实在是惭愧惭愧。”

眼看着余醇长老居然亲自迎接了出来,云霄的眼眸不禁微微一缩,却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客气。不过转念一想,对方迎接的恐怕并不是他,而是他身上的丹药罢了。

“哈哈哈,云党主年纪轻轻就能有此成就,将来势必也是长老堂的一员,只此一点,老夫就应该主动出迎。”

听到云霄之言,余醇长老再次长笑一声,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云党主里面请!”

“长老请!!”微微一笑,云霄倒也不再多说,既然对方喜欢热情招待,他当然也是乐得如此,何况事实上,以他如今的实力来说,也着实有资格跟对方平起平坐了。

“咳咳,余长老,党主大人,我就不随二位进去了,我在这里为二位守门。”这时,云霄一旁的霍蛮突然上前一步,对着二人笑着道。

他不是那种不开眼之人,自然明白这会儿根本没有自己什么事儿,说的现实一些,他根本没有资格参与到这二位的谈话当中。

“也好,那就劳烦霍师兄在此稍等,我和长老大人说说话就出来。”

点了点头,云霄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赞赏之色,这才跟随余醇长老一齐进了宫殿,把霍蛮丢在外面把风。

时间不长,云霄便是在余醇长老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装饰华丽的大厅当中,整个大厅处处透着贵气,但却少了一股超级强者的居所应该有的大气磅礴,多了一丝暴发户式的低俗。

进入大殿,二人分宾主落座,这才再次聊了起来。

“之前听霍蛮说,云党主有事要找我咨询,不知云党主说的是什么事,如果本座知道的话,一定会很愿意为云党主解惑。”

坐在主座之上,余醇长老略作沉吟,便是主动奔向正题,毫不拐弯抹角。

“呵呵,上次跟余长老匆匆见过一面,但话都没说上几句,今日刚好有暇,就来跟长老大人多多交流一番,还望余长老不要嫌弃。”

“哈哈哈,哪里哪里,云党主乃是整个青冥宗当中真正的年轻俊杰,能够跟云党主畅谈,根本就是我的荣幸才对。”

“长老大人抬爱了。”听到余醇长老之言,云霄赶忙谦虚一笑,却是没想到对方今天居然弄得这般客气。

“长老大人,既然长老大人没有把弟子当成外人来看,那么弟子有什么话也就直说了,实不相瞒,弟子今日前来,其实是想跟长老大人打探关于上面的一些事。”

说着,他不禁伸手指了指上方,意思显然是十分的明显了。

“上面的事?云党主对于上面的事很感兴趣?说起来,老夫虽然贵为青冥宗长老,可对上面的事都不是太过了解。”

听到云霄开口,余醇长老顿时眉头一皱,十分自然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