琼霄此时一脸愕然的看着手拿这一根闪闪发光的金色长棍,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
敖心说过要对这人动手,但是却并未说过怎么动手,琼霄千思万想都没有想到,敖心的方式居然会如此的简单粗暴。

“你、你这是…?”敖心面带微笑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金色长棍,眼神中掩饰不住的自得,自己手中的可是一件和王兄的法宝至尊金箍棒没有太大差别的宝物。

虽然从王兄的宝库之中顺出来的时候,是一件先天法宝,但是只要自己拿到手后,还愁王兄不会给了自己,留在自己手中使用不成?

“如何?

此物乃是混天棍,虽说也是先天法宝,和我王兄的至尊金箍棒相比还是差上那么一点,但也是一件难得打的法宝。”

说着,敖心小手舞动了俩下手中的混天棍,颇为自得的将其收了起来。

随后将眼神落在了已经昏倒的申公豹身上。

琼霄见状,也急忙上前一步开始查看情况,心中也担心敖心一个不注意,就会将人彻底打死。

只见敖心的小脚在申公豹的背后踩了踩,皱着眉头开口说道:“此人挨了一棍居然没有化出原型来,看样子还是一位修为高深的妖族。”

“也未必如你所说的那般,这人万一是普通人怎么办?”

琼霄皱眉说道。

居家清纯美女扮女仆

“拜托,琼霄!你用你的脑子想想,不要整日里就知道修炼。

若是普通人,混天棍挨上一下那便是魂飞魄散了!”

听到敖心这么说,琼霄这才恍然大悟,一时间看着倒在地上的申公豹,觉得敖心说的不错,眼前的说不准真是一位大妖。

正在琼霄犹豫的时候,只见敖心手中金光一闪,随后一节绳索瞬间出现在手中,赫然是之前龙王敖凡手中的锁妖链。

“此物为何在你手中!?”

琼霄见那锁妖链出现在敖心的手中,顿时吃了一惊。

只见敖心颇为自得的开口说道:“那是自然,这可是王兄亲自给我的!”

琼霄此时有些羡慕的看着敖心,同样是有哥哥的人,为何敖心手头居然有如此多的法宝,在想想自己的哥哥赵公明,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。

……蓬莱岛上,还未进入大殿的赵公明,此时走在走廊上,突然打了一个喷嚏,面带疑惑的朝后看了看。

云霄仙子此时眉头微微皱起,看着赵公明开口问道:“大哥,怎么了?”

只见赵公明皱着眉头摇了摇脑袋,开口说道:“无妨,只是无缘无故心中一动,不知是谁在编排我。”

“大哥,不是我说你,此时莫要关心这些闲事了,三妹那边你可曾想好和师尊怎么说了没有?”

碧霄仙子此时面带不快的说道,让大哥去找个人,结果人还能丢了,实在是有够丢脸的。

“还能如何?

只能是实话实说了,龙王说过,三妹和镇海龙宫的机缘未尽,这次说不定会有什么变故,再说有镇海龙宫的长公主在跟前,没有什么事情的。”

赵公明此时面带无奈的说道,这事情说到底也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够控制的了的,只能老老实实的看事情变化如何。

兄妹三人对视一眼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,随后齐齐叹了一口气,想着这件事情也只能如此了。

进入碧游宫中后,似乎是对赵公明兄妹几位的事情早有了解,通天教主只是扫了一眼之后便不再说话。

而一旁的金灵圣母则是眉头轻皱,面带疑惑的问道:“琼霄哪里去了?”

压下的外门弟子之中,赵公明还有他那三位妹妹是师尊特别叮嘱过的,尤其是琼霄,小小年纪便突破到了大罗金仙的境界。

按照师尊的说法,琼霄机缘深厚,日后前途不可限量。

和师尊一起闭关修炼如此重要的事情,自己早就通知下去,为何这琼霄却没有过来?

听到师姐金灵圣母开口询问,赵公明犹豫了片刻之后,开口说道:“启禀师姐,琼霄、琼霄她被镇海龙宫的长公主敖心带走了。”

话音刚落,金灵圣母脸色一变,脸色难看的说道:“琼霄是我截教的弟子,镇海龙宫的人带走成何体统!?”

赵公明此时面色发苦,这种事情自己怎么去说,难不成说镇海龙宫长公主离家出走,身边缺个伴,这才将琼霄带不成?

正在兄妹三人心中纠结的时候,一直坐在上座的通天教主此时闭着眼睛,开口说道:“好了,金灵!琼霄一事我以知道,她近日机缘不在蓬莱岛,而是在镇海龙宫身上,到了时候自会归来的,莫要询问了。”

满脸怒气的金灵圣母此时顿时一愣,随后怔怔的回头看了一眼师尊通天教主,虽然心有不解,但还是躬身应是,让赵公明兄妹三人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。

看样子都在师尊的算计之内,连师尊都这么说了,那么琼霄眼下的情况也就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危险了。

只是赵公明万万没有想到,琼霄自己第一次出远门,整个人的三观都被敖心颠覆了。

……树林内,似乎是担心申公豹逃走,此时的他已经被敖心用锁妖链结结实实的捆在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上。

而琼霄此时,在敖心的鼓动下,居然还在石头上下了三道截教的符篆,将那山石的重量提升了数十倍。

待一切都做的妥当之后,敖心这才拍了拍自己的小手,颇为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。

“这下好了,量他天大的本事,也难逃本公主的手掌心了,琼霄你且看好,我是如何审问这恶贯满盈的妖族败类的!”

说着,只见敖心手中掐诀,一道淡蓝色的小巧阵法猛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随后那阵法之中,一道粗壮的海水瞬间涌出,还夹带着不少的虾蟹,狠狠的撞击在了申公豹的身上。

骤然被水柱猛烈冲击了一番之后,原本昏死过去的申公豹,此时慢慢清醒过来,随后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。

刚刚的自己,已经被狠狠的灌了一个水饱了,剧烈的咳嗽之后,申公豹甚至于从嘴中吐出几只小虾来。

慢慢的抬起自己那依旧有些发昏的脑袋超前看去,眼神逐渐聚焦在了敖心的脸上,申公豹顿时就是一愣。

满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一脸冷笑的敖心,申公豹怔怔的开口问道:“你是何人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