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雾之中,金石交错的声音传来,杨戬首当其冲但是却并未退后,双眼之中闪着精光死死地盯着那袭来的万刃车。

眼见杨戬不躲不避,此时的邓玉婵心中不由得有些疑惑,但是更多的却是兴奋,这杨戬实在是太过自信,怕是还不知道自己手中这万刃车的厉害。

想到这里,邓玉婵不由得催促这自己的坐下战马,朝着杨戬冲了过去。

无数的飞刀从烟雾之中涌出,直扑杨戬的面门,而杨戬身后的甲士虽然心中慌张,但是看到将军没有后退,也不敢有所动作。

眼看那刀刃就要落在杨戬的身上,一面闪着白光的墙体拨地而起,只是一瞬间就将那面前的刀刃纷纷挡了下来。

原本前冲的邓玉婵见状顿时就是一愣,眼神骇然的看着这一幕,心中满是惊骇。

“这怎么回事!?”

随着邓玉婵的一声惊呼,只见那刚刚出现的墙体瞬间消散不见,而那刚刚急射出去的刀刃,此时已经被尽数击落在地。

看着这一幕,邓玉婵脸色一沉,手臂一挥那万刃车再次急射出来无数的利刃。

眼见邓玉婵乐此不疲的催动着万刃车,杨戬不由的轻笑一声,开口说道:“打打杀杀的老是用这一招,就没有发现没用吗?”

话音落下,只见那杨戬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往地上一戳,瞬间便是一面水墙凭空出现,随后朝着邓玉婵卷了过去。

眼见着没有一滴水的空旷之地,瞬间出现一面水墙,邓玉婵当即大惊失色,心知不是杨戬的对手,便打算退去。

民族风韵女郎看向远方

催动着万刃车想要挡住杨戬,哪只那万刃车转瞬就被杨戬掀起的巨浪淹没,下一刻那巨浪就朝着邓玉婵卷了过来。

邓玉婵心中大惊,只是没有跑了几步,便觉得双手一紧,手中武器脱手,随后整个人都被提到了天空中。

看着紧缚自己的绳索,而那杨戬就这么提着绳索将自己提到了半空中,邓玉婵可谓是羞愤不已。

“逆贼!你放开我!”

“安静,不就成个亲吗?

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”

听到这话,邓玉蝉顿时脸色一变,看一样子眼前的杨戬不像是说笑,是真的要自己嫁给反贼。

心中大急,邓玉婵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距离三山关越来越近,不免有些后悔起来,早知道是这么一回事,就算是打死自己都不会前来叫阵了。

看着杨戬就这么提着邓玉婵回转,通风神将脸上倒是没有什么表情,但是心中却暗暗决定,日后这种差事要是还有的话,自己打死都不会用杨戬了。

将手中的邓玉婵松开,但是杨戬却并未将绳索松开,随后朝着通风神将行了一礼,开口说道:“军师!这邓玉婵已经擒拿回来了。

是送到总兵府上,还是关押起来?”

通风神将无语的看着杨戬,摆摆手说道:“不着急,先关入院子之中好生看管,不要让其跑了就好。”

此时的邓玉婵见通风和杨戬三言两语就安排了自己的去处,愣神之间,顿时大惊失色,怒声道:“放了我!要不就杀了我!我邓玉婵就是死都不会从了你们的!”

听到邓玉婵大喊大叫,通风神将微微一笑,随后说道:“邓姑娘,先不要着急寻死,待几日本军师便叫你等父女二人团聚,到时候有事在说。”

说完,通风便挥了挥手,随后便在邓玉婵的叫骂声中被押解下去。

见人走远,通风笑着说道:“且让黄飞虎将军走上一趟吧,都是旧友,想必邓九公也不是冥顽不顾的人。”

身旁的黄飞虎闻言,顿时就是一愣,随后躬身领命道:“末将领命!”

朝歌大营内,帅帐之中,一员亲兵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,邓九公抬头看去,顿时心中一沉。

还没有等亲兵说话,便开口问道:“何事!?”

只见那亲兵颤颤巍巍的看了一眼邓九公,犹豫了片刻之后,开口说道:“大、大帅,前军出事了!小、小姐被生擒了!”

最不想听到的消息传来,只见那邓九公听到禀报之后,身体顿时就是一晃,只觉得眼前一片天旋地转。

单手扶住自己身侧的桌案,邓九公稳住身形,双眼通红的看向亲兵,沉声问道:“当真如此!?”

“大帅,前军传回来的消息,小姐确实是被三山关中一员小将擒拿,而且、而且……”见亲兵犹豫不说,邓九公顿时大怒,大声喝道:“说什么!?”

那亲兵浑身一震,正打算说出来,帅帐又有一人闯了进来,邓九公凝神看去,不由得脸色就是一沉。

只见那亲兵气喘吁吁,开口说道:“大帅!三山关中来了一员敌将,说是要见大帅!”

邓九公脸色微变,开口问道:“来人可说姓名?”

“是、是武成王黄飞虎!”

听到是黄飞虎前来,邓九公顿时脸色一变,随后冷笑道:“好好好!前脚擒拿了本帅的女儿,后脚就敢派人来。

当我邓九公是泥捏的不成!?”

“叫进来!本帅要亲自问问他,是想死还是想活!”

亲兵领命,随后急忙跑出去将黄飞虎带入中军帅帐之中,只见那黄飞虎此时神色淡然,身上披着一身战甲,手中的武器早就被人拿走。

但是依旧一副施施然的模样进入帅帐之中。

扫了一眼,见只有邓九公一人,黄飞虎不由得心中微微一笑,看样子倒是省了自己一番功夫。

目光落在邓九公身上,黄飞虎拱了拱手,说道:“几年不见,邓将军还是风采依旧啊!”

“不敢,哪里有武成王风光,如今添为西岐大将,便是叛降,风采依旧不减。”

邓九公反讽了一句,但是黄飞虎却并不为所动。

看着黄飞虎,邓九公冷声说道:“武成王此番前来,是寻死的吗?”

听到邓九公这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意,黄飞虎脸上神色不变,甚至于笑出声来。

迎着邓九公那杀气腾腾的目光,黄飞虎淡笑着说道:“本将军此次前来,只为两件事,一件便是劝降将军,一件便是提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