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等云凰说些什么,南门莫纵身一跃,立刻朝着山壁面凸出的地方而去。

那个地方只能容下一个人落脚,南门莫去了,云凰无奈,只好在下方等着。

南门莫落在方之后,立刻伸手握住了那一株药材。

只是握住的瞬间,南门莫发现了不对劲。

药材的花心,隐藏着一条细小的红蛇,在南门莫握住药材根部时,那红蛇立刻射出,一口咬在了南门莫的手臂。

被咬,南门莫只觉得手臂一麻,紧接着一阵阵的痛感袭来。

南门莫知道他这是毒了,顾不了其它,立刻拔出药材,身形一动,飞身落在了云凰的身边。

云凰看到南门莫下来,正准备问一问南门莫的时候,却发现南门莫的左手手臂面右条红色的小蛇。

看到那条蛇,云凰脸色变了变,立刻用力量将南门莫手臂的蛇弹开。

将蛇弹开之后,云凰看向南门莫的手,才发现南门莫的手臂有两个极小的洞,正外面留着血液,伤口处已经发黑,正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。

“小凰儿,不用担心,用你的血再配一颗解毒丹可以。”见云凰蹙着眉,南门莫为了不让云凰担心,急忙说了一句。

听完南门莫说的话,云凰眼闪过一抹光芒,转瞬即逝,快的没有任何人看见。

象韵洁露肩婚纱裙洁白天使唯美写真图片

按照南门莫说的,云凰取了血液,再配合解毒丹让南门莫吃下。

南门莫吃下解毒丹之后,手臂发黑的地方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消失。

南门莫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,紧接着看向云凰,道:“凰儿,谢谢你。”

“不用谢。”云凰背靠着山壁,双手抱胸,似笑非笑的看着南门莫:“你如果真的想谢我,接下来我问你的问题,你如实回答可以。”

“嗯?”南门莫看着云凰,有些疑惑,不明白云凰为什么突然这么说。

云凰看了南门莫一眼,淡漠道:“我的血可以击退神木,你知道这一点我并不觉得怪,因为在赤月山,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,但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血可以解兽这些的毒?”

云凰看着南门莫,继续说道:“你刚才直接说出了那样的话,说明你很清楚这一点。”

她知道自己的血可以解兽的毒和一些像蛇这些的毒,但墨尘身的毒她只能压制。

这一点,在月大陆,除了十七和墨尘知道,没有其他的人知道,可南门莫却直接说了出来。

云凰之前一直认为南门莫照顾她,是因为镯子和从十七哪里知道的事情。

可后来,南门莫说的话露了馅,她也没有说破。

但这一次,她不得不说破了。

南门莫,他知道很多事情!

不,准确的来说,他是白曦泽,白曦泽活着时,所有的事情他都知道。

他记得!

四目相对,南门莫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他没有想到,居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露馅。

想了想,南门莫将手的药材拿给云凰,看着云凰说道:“凰儿,你不用着急,等十七他们来了,你可以知道过去的事情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