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你让他跟我离婚的,贱胚子!”

   “沐小瞳,你抢了我的男人,你不得好死!……”

   这位叶语嫣也算得上是他们凌家的常客,只是今天的她似乎跟平时不太一样,完没有了平日的温婉,破口大骂像个泼妇。

   而被人咒骂的人仿佛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一样,继续用餐,对于她说的都不疼不痒。

   “你别太得意,凌越他很快就会抛弃你的,你会一无所有……”

   “你******,你骂够没有!”一旁的冷霄听着她的谩骂,终于受不了了。

   他知道叶语嫣这个人平时虚伪,装可怜,今天算是见识到了。

   我呸,温柔似水,这简直就是蛇蝎心肠。

   “喂,沐小瞳你的修养怎么就突然这么好了。”

   冷霄没好气地用脚踢了对面的女人一脚,沐小瞳今天是被神灵上身了吗?竟然被人骂也不还口。

   “吃饭就吃饭,那狗在吠,你管什么管呀。”她头都没抬,回了冷霄一句,一本正经地吃东西。

   叶语嫣几乎要咬碎了牙齿,她不屑,她根本就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!可恶!

   杏眼圆脸冬季少女室内温暖风格写真

   她大步上前,气势汹汹,“沐小瞳,你为什么会跟唐逸在一起?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联系上的?”

   一道身影投落在沐小瞳的身上,她依旧无视身旁站着的女人。要比气势,叶语嫣跟自己还差了一大截,就算她病了伤了,单手就能KO掉这个婆娘。

  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,总之,她不想理她,或许是因为她跟凌越一样让自己恶心。

   “秦玉打电话给凌越,告诉他,他养的宠物狗跑出来了。”她抬头直直地朝秦玉喊了一声。

   其实秦玉等人一直守在一旁,若是少夫人要撵叶小姐出去,她们也半点也不会意外。

   “沐小瞳,你不要太过分了!”叶语嫣怒气腾腾,大吼。

   冷霄挑挑眉,嗤笑一声,“真没见过这样死不要脸的。”

   叶语嫣伸手揪着坐着的沐小瞳,“是你故意陷害我和凌越的,肯定是你!这样你就可以跟唐逸在一起,都是你的阴谋。”

   沐小瞳那双清澈的水眸顿时染满了冰霜,抬眸间直直地对视着身旁的女人,绝然的目光冰寒无情。

   沐小瞳吐出二个字,“放手。”冰冷的语气,还着浓浓地厌恶。

   冷霄扫了她们一眼,他几乎可以肯定,如果叶语嫣那一秒不松手,沐小瞳会毫不犹豫拿起桌面的盘子砸她脑袋鲜血淋漓。

   那女人害怕她这模样,怯生生地松开手,猛地退后一步,嘴里喃喃着,“是你陷害我们,一定是你陷害我们……”

   那天晚上的事,她和凌越这两当事人都有些懵然,如果不是沐小瞳强行闯入,他们就真的做了。而这事之后她成了被怀疑的对象,可是真的不是她。

   她指控沐小瞳,但左少怀他们都没有给她好面色看。

   因为这件事,她已经彻彻底底的没有了尊严。

   “沐小瞳,你迟早也会像我一样,一无所有……”她一脸哭腔,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。

   冷霄睨了那女人一眼,只觉得厌烦,“这没人死,这哭丧脸见了就恶心,赶出去,见了没食欲。”

   冷霄朝一旁的下人递了个眼神,他虽然不是凌家的人,但是冷霄在东宇宛也住了好些天,这些下人自然也知道了他的身份,不敢得罪。

   沐小瞳终于吃饱了,拿起纸巾擦拭了一下唇角,喝下一口清水,抬眸扫了一眼对面纨绔模样的冷霄。

   “打狗也要看主人。”说着她的目光突然朝门口的方向不屑地扫了一眼。

   那个男人回来了,狗的主人。

   冷霄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,“你说咱们两欺负了那谁的心肝宝贝,我们是不是准备要倒霉了,如果我们一无所有,咱们就要选好哪条天桥洞去霸地盘。”

   沐小瞳嗤笑一声,“省点吧,抢地盘那是要打群架的,我看你长得不错,把你卖了换点奶粉钱还差不多。”

   说着两人非常有默契地走出了餐厅,直接到后宛的凉亭里去。

   两人俊男美女,身姿卓绝,谈笑之间更显得两人天生一对,走到门口,经过那一脸冰冷的男人身边时,他们的步伐依旧轻快,仿佛他们的眼里根本就看不见他。

   凌越的右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,僵直了身体,直到他们离开,朝后宛走去了,也没有开口说半句。

   她对冷霄的一颦一笑,嘻笑怒骂,这些对比她对自己完漠视的态度,让他的心像是被重重抨击。

   她会笑,可是她不乐意对他笑了。

   “越……”一道娇小的身影小心地走到了他的身边,轻唤了他一声。

   凌越这才回过神来,快速地扫了一眼,眼前的女人,“为什么你会来这里?”平淡地语气非常淡漠。

   “越,唐逸他……”

   “他要跟你离婚的事情,我阻止不了。”他依旧语调平平地说着,这是事实。

   唐逸主动放弃唐家的财产,这牵起了一条利益链,唐家的人前所未有的积极参与,而且这里的背后好像有一股力量在背后支持着,总之唐逸要与叶语嫣彻底脱离关系,势在必行。

   “不可能的,你出手的话……”

   “你了解唐逸,他根本就不像是他外表那样的潺弱,还有……”突然他低眸认真地注视着她,“唐逸他这几年在美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他是不是受过很重的伤?”

   三年前的那条救命的短信,他今天才猛地想起,那应该不简单。

   叶语嫣脸色大惊,一脸惊恐,“唐逸他受了重伤?我怎么会不知道,你查到了什么,他到底怎么了?”

   见她这模样,他也不想再问了,就像当初一样,仿佛没有人知道那些年唐逸都经历了什么。

   他迈开脚步,没有再去多看她一眼,身后的叶语嫣见他不想理会自己,心底惊慌了起来。

   如果现在连凌越也不理她,那么她怎么办?

   “越,那天晚上我们两的事情,真的不是我做的,是有人故意陷害我们,你相信我……”她一边紧张地说着,一边追了上去。

   他顿时停住,湛蓝的眸变得深邃莫测,一想起那天晚上,他眸底就无法压抑地翻起了怒火,那晚,她伤心欲绝,她浑身鲜血,她差点失去孩子。

   他英挺地站在大厅中央,灯光下的男人浑身都透出阴凉的气息,脸色如阎罗,一字一顿。

   “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,你别再干涉,语嫣你过去对我情份就到此为止。那晚的事我一定会查清楚的,无论是谁动手的,我都绝不会放过。”

   那天他还非常清楚的记得,沐小瞳去了公司找他,他们一起打闹,之后锦玥过来约走了她,正好没多久叶语嫣致电说有很重要的事要找他。

   沐小瞳被锦玥约走了他正郁闷着,叶语嫣说有重要的事,听她语气也是非常慌张,去了白玉别墅,她说她收到消息说唐逸可能已经死了,之后……

   之后的事,就是沐小瞳一脸绝然冰冷甩了自己一巴,直到自己完清醒过来这才知道,原来他跟叶语嫣脱光在床上的事。

   “沐小瞳,你给我等着!”

   “你丫个没良心的,别掐我英俊的脸蛋,我还要讨老婆的!”

   一楼的大厅里传来冷霄和沐小瞳打闹的声音,凌越的脚步停住,转头一脸茫然地朝那方向看去。

  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她这样狡黠的笑了,每次她戏弄别人的时候,都会笑得像这样奸兮兮的,像是非常得意高兴。

   “你娶老婆,算了吧,就你这德性,别祸害人间了。”她一双小手继续在冷霄的脸上蹂躏着,像是觉得很好玩一样。

   “乖,别乱动呀,我正在给你画小胡子,一会儿,你装成日本侵略者,我就是国家特务上来刺杀你的。”

   冷霄抗议,“我不干!”

   沐小瞳鸭霸,伸手朝他腰狠狠地一掐,冷厉警告,“你这个****的,你没有选择的权利!”

   冷霄直接翻白眼,妈的!这么快就入戏了。他觉得自己真的很命苦。

   两人在宽大的大厅追逐打闹,沐小瞳仗着她强悍的身手和她身怀六甲,冷霄被她虐惨了。这一个月来一直都安静得可怕的东宇宛内,终于有了一些生气。

   而站在二楼暗角里,一个男人久久伫立着,一双蓝眸隐过浓烈的复杂的情绪,他甚至在嫉妒冷霄,嫉妒他可以这样接近她,而她愿意这样不设防的与他打闹。

   她明明是他的妻子,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,为什么?!

   蓝色的眼瞳闪过不甘和愤怒,是谁?到底是谁这样陷害自己!

   “沐小瞳,你竟然来真的,老子跟你拼命!”

   一直在挨打的冷霄被海扁了一顿之后,怒上心头,这女人分明就是刚才被姓叶的气得内伤找我出气。

   太没有志气了,被外人气着,就找兄弟出气!

   冷霄不管了,他要反击,这死人沐小瞳揍人还真是疼呀。冷霄一脸凶巴巴地朝她扑过去,沐小瞳被他气势吓着,立即拔腿就跑。

   “我回房间拿个大家伙,你准备受死吧。”她撂下狠话,冲上楼去。

   冷霄跟她打闹习惯了,非常入戏,才不管你是不是有孕在身,反正这丫这段时间都死气沉沉的,难得她有兴致,他倒霉陪她玩,也要允许他反抗吧。

   于是他也玩真的,大步追上她,势必要逮她,而沐小瞳嚣张地转头朝他嘿嘿邪笑,“想捉我,没那么容易。”

   她沐小瞳逃跑功夫可是非常了得的。

   只是没想到,突然在这暗角处整个人撞入宽厚的胸膛。

   “小心。”一声熟悉低沉的声音传入耳边。

   她反应很快,猛地站直身体,嫌弃地与他保持距离,而这一刻,四目交加,她抬眸间,似乎看到了他那眼底的受伤。